快速链接

【三下乡专栏】三下乡印象:那个背影,那个关怀

2017-07-04 12:26:53  点击:[]

三下乡印象:那个背影,那个关怀

 重庆理工大学理学院三下乡志愿服务队,来到了山清水秀的重庆市城口县坪坝村光明村,从一个城口县最穷的村子,到最富的村子,期间几十年的变化不言而喻。时间带来的不仅仅是村子的繁荣,更多的是时光流逝,岁月无情的感慨。在这样的一个村子里,处处可以见到在家门口守望的老人,他们还有着盼头,等待着哪一天儿女就能回家,而有那么一群老人,他们把彼此当做了家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叫做敬老院,他们就是生活在光明村的孤寡老人,他们无求无盼,每每想起他们的背影,乡间的一切都被深深地烙印。

一个背影

  初见那个背影,是路过那条窄窄的路,略过那四层高的小楼,映入眼帘的便是“敬老院”三个大字,一个个偻佝的人影,在这小小的楼上立着,一动不动。那小小的影子,似乎是被定格在了那里,不知时间的无情让他们动摇不得,还是他们本在等待着命运的来临。

青布衫,黄军鞋,尤其在这本来就充满活力的夏日碰撞着,似乎就连空气也将他们置于身外。志愿者在到达养老院时,老人们从扶梯上缓缓走下,有的拄着拐杖,高一脚底一脚地走过志愿者身旁,不知是害羞还是不知所措,老人们,沉默着,呆望着,又是一段沉默。志愿服务队的同学们似乎看到了这一丝尴尬,有的同学亲切的上前去慰问老人,老人似乎也是被这个一丝的暖意所融化,有的老人便在志愿者之间闲聊,有时浮现在脸上的笑容却是满溢的,那种满足,不是物质上的需求,而是发自于内心对志愿者信任感。

正当大家忙于参观光明村敬老院的时候,一个背影,在志愿者的眼出现,久久不能挥去。空旷的院子里,没有太多的人,走在他身边你才会发现他的身材有多么的瘦小,蓝色的布衫空在身子上,背着手,凝视着远方。

一段经历

 那个弱小的身子里,似乎装满了世界对于他的不公,他在凝望什么呢?是已故的人,大山外的世界,还是早已过去的大半辈子。他不是一个背影,是二十多个敬老院的老人的缩影。成堆的药盒,看的出来他们身体并不是很好,不大的房间中放着三张整齐的床铺,每个人都有一张PS后与北京天安门的合影,可以想象,他们憧憬外面的世界,却无能为力去外面看看。

志愿者在刚刚接触他们的时候,有想过他们的家人太忙没有人来照顾他们,所以才将他们送到敬老院,想着这些老人日日思念,哪怕是守望,也需要有一个可以期待的人出现。然而志愿者向管理员了解到,这些老人都是光明村的孤寡老人,他们或是有残疾,或是孑然一身,或是不能自理,他们的故事似乎都是与孤独有关。他们也曾有过亲人,他们也曾年轻过,他们也曾有过期待。现在若是没有敬老院这个大家庭,他们将一无所有,或是整日与病痛相伴,或者孤独终老,或者漂泊无依。

那个背影似乎变了含义,是一种来自于社会的温暖,可以让他们自由的站在阳光下,无忧地呼吸村子中的每一口空气,沐浴每一缕温暖的阳光,起码可以吃饱穿暖,起码可以向一般家庭生活,起码有一个可以安生立命之所,就是上帝最大的恩赐。

一段关怀

 在三下乡期间,敬老院的老人们和志愿者们晚上经常聚集在村子里,听着志愿者们为他们弹吉他、给他们唱歌,与他们闲聊,每每看他们离去的时候,志愿者心中,都被这样的一种志愿服务的暖流所充满,让别人快乐的时候,自己竟然比被帮助者更快乐。

 重庆理工大学志愿服务队的志愿者们,在了解到敬老院基本的情况后,专门开会,想尽自己的力量给老人们带来一些属于志愿者自己的关怀。也许这些小小的举动,不能影响他们未来的生活,但是如果可以让他们尽可能多的感受到来自于外界的温暖,那样也是极好的。饺子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团圆的象征,志愿者们决定用一顿亲自包的饺子来为这些渴望家的老人带来家一般的感觉。

 从早晨八点出发,志愿者们就开始到敬老院中忙活起来了,他们一改家中娇生惯养的模样,拿起了敬老院中的抹布,擦拭着老人上下楼梯需要扶的栏杆,拿起扫走,一处一处细细清扫,不曾放过一个角落,最重要的就是包饺子,虽然志愿者们都不怎么会,但还是花了一早晨的时间出了满满三大盆的饺子,饺子奇形怪状,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形状,都代表了爱老人的模样。

 重理工理学院志愿者蔡杨满在帮助一位残疾的老爷爷坐上轮椅后,不觉得抹了把汗,他说到说:“有时候,志愿服务真的不是为了得到些什么,而是你看到他们欣慰的笑脸,你就会义无反顾。”

 这些敬老院的老人,正是因为有了政府那么一点点的关怀,就不用流离失所,不用颠沛流离。重庆理工大学理学院三下乡的志愿者们用自己的躬行展现在着现代青年人关爱老人,关心社会的精神,有时候在你看来细小的一个举动,都将会是一个人幸福的开始,都会是一个人幸福的源泉。

 时光仿佛就在那个背影的瞬间凝结,那阳光似乎异常明媚,那个背影由偻佝变得挺拔,他在思索,是生命,是希望,是关怀的大爱……

 

 

 

(文\杨婷洁 图\杨婷洁 胡天英 责编\传媒中心)